【图】网约车市场变局 谁会成为第二大玩家?

  [行业] 网约市场战局未定,滴滴后,谁会成为第二大玩?成立8年,先后拆分快的、收购优步中国,滴滴出行长期处于网约市场绝对垄断地位,市场占有率达90%。

  按照交通部最新数据,网约平台登记数约210余,这意味着,除滴滴外的200余网约平台,仅占据10%市场份额。

  滴滴通过先发优势和用户壁垒,以及一招屡试不爽的杀手锏――价格战,将竞争对手狠狠压制,没什么打到力。

  在网约市场,滴滴已然成为“全民公敌”,就是传说中的那种“看不惯,又打不倒”的对手。但即便如此强悍,滴滴头顶仍有两把达摩克利斯剑,这有可能将是网约市场再生一个巨头的机会。

◆滴滴头顶的剑

  覆在滴滴头顶的两把剑,一把是网约合规监管,另一把则是互联网反垄断浪潮。

  网约合规监管,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却一直长期存在、进展缓慢。

  2021年1月,交通部发布数据表明,在订单量多达100万单的网约平台中,“双合规”完成订单率从低到较低分别是:享道出行、曹操出行、首约、T3上下班、如祺上下班、滴滴上下班、美团打、万顺叫、花上小猪。

  其中,花上小猪合规率最低仅为16.1%,万顺叫、美团打为倒数第二和第三,合规亲率分别为21.5%、25.2%。即便是位列第一位的享道上下班,合规率也仅为79.2%,

  所谓“双合规”指的辆和司机均取得许可,“双合规”已完成的订单率,可直观地反映网约平台依法合规经营情况,这一指标越高,说明网约平台的经营越规范。

  交通部虽未公布原始数据,但业内人士介绍,我国网约市场整体合规率仅为22%。目前,网约市场依旧充斥着大量的不合格辆和司机。

  监管部门没有一刀斩断不合规网约,无非是考虑到公共出行和低收入问题,但从整体趋势来看,各地对网约的监管正在逐渐放宽,力求逐步南北完全合规化。

  毫无疑问,网约合规化冲击仅次于的,认同是市场占有率最低的滴滴。目前,滴滴正在饱受慢性出血的折磨。

  在面临合规困境的同时,滴滴也长期正处于反垄断的漩涡中。

  早在2016年,滴滴收购优步中国时,两企业合并后的网约市场份额就多达90%。当时,商务部表态称之为,正在根据《反垄断法》等涉及法律法规对这一案件展开调查。

  2020年底有关滴滴反垄断的呼声又高涨一起。2020年11月,国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印发稿)》。

  2020年12月17日,中国租赁产业联盟致信国市场监管总局和交通运输部,呼吁之后进行对滴滴优步合并案的反垄断调查,并查处平台存在的其他独占行为。

  2020年12月24日,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表示,2021年交通运输行业还将进一步深化交通运输改革,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增强交通运输领域的反垄断。

  今年1月,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再次指出,交通运输新的业态不是“法外地”,更不是“丛林世界”。头部平台企业要加强自律,督促公平竞争,无法以为“大而无法推倒、大了管不了”。

  可以显现出,相比2016年,滴滴此番面对的反垄断调查危机或许更为反感。一位专回应,目前,互联网反垄断浪潮正在向前涌动,可能会涉及多个领域、多个行业、几乎全部的大型公司,或许没有任何企业需要独善其身。

  滴滴对市场把持力量的巩固,无疑将给中小平台带给进军的机会。但是,滴滴身后的200余个玩已经做好准备了吗?

◆ 无解的模式困境

  按照交通部数据,除了滴滴和花小猪外,网约第二赛道的玩包括:享道上下班、曹操出行、首约、T3出行、如祺出行、美团打、万顺叫等。

  可以看出,这些企业多数以主机厂为背景。业内人士预测,网约市场第二名巨头玩,很可能会是一企背景的出行企业。

  主机厂正面临业务转型市场需求,布局上下班业务,一方面,不利于给销售和后市场服务带来活力,另一方面,则不利于自动驾驶研发积累数据资源、获取场景测试。

  从业务逻辑上看,企有投放的动力,但却没有显著的市场化竞争优势。

  首先,在服务体验上不占优。对于消费者来讲,用便利性是第一痛点。换句话说,就是能无法在最短的时间叫到,是用户感知力最弱的体验。叫效率与辆布局密度呈正涉及,中小平台在辆规模和密度上均无法与滴滴媲美,因此在用户体验上很难打破滴滴。

  其次,价格上也往往不具备吸引力。企背景的网约平台,多数以B2C模式入局,即通过自有辆和司机服务消费者。相比于滴滴私加盟的C2C模式,B2C模式在运营和管理上成本更高。除此外,这些企业的资金储备规模,也往往难以承受与滴滴进行价格战。因此,从用户感官上看,这些平台用也并不便宜。

  如何解决用户叫便利性的痛点?单体平台模式正产生于这样的背景下,即通过多个中小网约平台辆的单体,来确保一定的源基数,进而确保消费者用效率。

  目前来看,高德地图、美团打、携程打等平台都发售了网约单体模式,一面解决消费者用效率,一面为中小平台流量赋能。

  而这看起来多方共赢的商业模式,却让小平台积贫积弱,对于中小网约平台来讲,其本身的利润空间并不高,单体平台往往需要提取5%比例的提成,就相等将大部分利润都让给了单体平台。

  单体模式本质上是流量生意,并未给整个产业链创造价值。一些平台已经意识到单体模式的弊端,业内人士指出,一些平台较大比重倚赖单体平台导流,这些企业看起来死掉,其实已经死了。中小平台还是要创建自己的用户流量池,与用户创建粘性,才有可能有发展的前景。

  或许是出于源困境的无奈,曹操出行、首约、T3上下班等平台也开始效仿滴滴招揽社会源。但如上文所交待,合规运力匮乏一直是网约市场的难题。滴滴难以消弭的困境,这些新入局的玩们同样难以解决。这些中小平台引入的不合规运力,长期来看,也一样将面临清洗。

  使用C2C模式,引入社会辆,和滴滴互博或许并不是好的解题思路。相反,还很可能会让这些平台丢掉其标榜的“高品质、低安全”的最重要标签。

  整体来看,这些新入局的玩,打价格战没资金实力,重新加入单体平台无异于饮鸩止渴,招揽社会辆则又走上了滴滴的老路。

  网约市场还有创意空间吗?新的入局玩们的出路在哪?

◆租赁网约化潜力

  通过出租网约化来填补合规运力的不足,或许是未来的众多趋势。

  近两年来看,网约市场在用户规模和使用率上都呈现乏力的表现。新入局玩往往也都是瞄准一二线网约成熟市场,沉降市场网约拓展有限。也就是说,多数玩游戏都是在存量市场内竞争,而非拓展增量市场。

  调研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的一份报告认为,2019年,中国四轮出行市场还包括传统出租、网约出租、网约,订单总数分别约为194亿、7亿、98亿。

  通过这两组数据可以显现出,比较网约与租赁的市场份额来看,网约仅占到整个出行市场的1/3。在出租市场中,传统扬招租赁仍占主导,市场份额为96.3%,网约租赁仅占3.07%。

  租赁市场的网约改造还不存在巨大市场空间。

  出租网约化,一方面将解决问题网约市场不存在的合规运力缺口,另一方面,则有利于提高租赁运营效率和服务品质。

  低效、绕路、拒载,一直是出租为人诟病的痛点,与此同时,交易流程不半透明,司机评价系统不完备,订单无法进行有效跟踪和考核,也使得出租乘客服务满意度广泛较低。出租的网约化改造,或许能从根本上解决这些消费者打痛点。

  从各个平台近期动作来看,租赁资源的争夺战,已经沦为最重要方向。高德地图、滴滴出行、首约、嘀嗒出行、聚的出租、曹操上下班、T3上下班等平台,都已经开始瞄准租赁改造市场。

  嘀嗒出行从2019年就开始为出租提供数字化赋能服务,从其认购说明书来看,出租业务已经能为其贡献利润。

  滴滴上下班和高德打也减缓出租领域布局,2020年9月,滴滴上下班将旗下出租业务升级为“快的新出租”,并投入1亿元专项补贴。

  同月,高德打在北京上线“北出租”,并回应已经与新月牵头、北方北创等北京多大型出租企业达成协议了巡游网约化合作。

  2020年12月,T3上下班在南京落地“超级出租”巡网一体化解决方案。

  目前,多数网约平台的策略是与出租公司合作,免费为其提供引流服务,同时补足自己的运力,培育用户出行习惯。但趋势来看,网约平台已经开始尝试向租赁收费,嘀嗒在2019年8月就开始在一些城市试水,其他平台也在筹划中。

◆联网数据壁垒

  中小网约平台有急弯超的机会吗?

  如果说抢占市场份额,是T3上下班、曹操出行等企背景网约平台的短期生存逻辑,布局自动驾驶才是其业务布局的深层逻辑。

  以T3出不道德例,他的终极目标是成为自动驾驶时代的核心运营商。

  业内把网约发展分为三个阶段:网约1.0阶段:以手机和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上下班线上化阶段;网约2.0阶段:以辆替换手机成为连接乘客和平台的终端,构建上下班场景下人、、路三大元素数据打通;网约3.0阶段:万物网络、自动驾驶时代的到来。

  目前来看,网约发展正在逐步从1.0阶段转入2.0阶段。企背景的网约平台们,希望在1.0阶段争夺战一定市场份额,以此为基础,在2.0阶段弯道超越滴滴,并在3.0阶段占据核心主导方位。

  按照T3上下班等平台阐释,企背景的网约平台,更不利于构建平台联网架构与辆的深度融合,需要真正构建人、、路数据的切断。

  在C2C模式下,辆数据与用户数据往往分属于企和网约平台。他们认为,这正是企做联网真正有价值和竞争力的地方,也是滴滴等平台不具备的能力。

  企背景的网约平台,可以通过大规模前装智能网联应用,创建还包括司机数据、辆数据、视觉和语音数据等在内的数据生态,建立技术和数据的输出能力。短期来看,这将有助提高企在研发、生产、销售、后市场服务环节的整体能力;长期来看,则有助推动自动驾驶、智慧交通、智慧城市落地。

写出在最后

  长远来看,网约市场还将步入两大关键变革机遇期,第一个机遇期将是网约合规化及租赁网约化带来的资源和利益的重新分配,网约和出租将呈现出融合发展趋势;第二个机遇期,则将是自动驾驶时代到来,由技术爆炸的商业生态根本性变革。

  面对即将到来的两场变局,不论是滴滴、租赁公司,还是新的入局的网约玩游戏,都要以终为始来思维,才能够把握住机会。(文/肖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