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通用“瘦身”真相:转型比全球化更重要

  [ 行业] 美国彭博社记者劳拉・科尔比在其编写的玛丽・博拉长传,提到这位通用史上首位女性CEO的目标是“使通用变得更加灵活敏捷,足以面对科技迅猛发展带给的国际市场的白热化竞争”。为此,玛丽・博拉离任后毅然决定重组通用全球业务,并在2015年开始推进,而我们今天看见的通用一系列遇事措施,都由此而来。

  近日,标准化“瘦身”动作减缓,相继将印度和泰国的工厂转给长城、宣告增加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并在2021年退役霍顿品牌后,外媒又曝出“标准化将逐步退出除美国与中国外的市场”。那么,标准化是否不会“保守”如此?其持续“瘦身”的原因又是什么?


60秒背诵全文:
  1、2015年,通用打开未来转型的全球战略,一方面强化核心业务,挤压盈利性劣的品牌和运营市场,最大化提高效益;另一方面将更多的资金投入到未来出行领域。为此,通用一直都在加快“瘦身”,还包括近期的一系列明确举措。
  2、对于通用将逐步退出除中美以外市场的说法,标准化方面称这更多是外媒的主观预判而非已确定的事实,但无论过去还是未来,中美都是能给通用带给仅次于报酬的市场。
  3、虽然近年来通用在中国销量出现下滑,但中国市场对SUV和中高端型的市场需求与标准化的产品转型相一致,长远来看,通用也期望引导电动化趋势,而中国会是其最大的施展舞台。
  4、通用近年来在自动驾驶和显电动领域投放的资金越来越多,这很大程度上依赖成本节约、最大化收益以及投资人的支持,而标准化已经做好了持久战的打算。

“全球化”已丧失魅力

  通用在世界范围内的运营版图正在快速膨胀,从印度、泰国、澳新等市场逐步后撤后,有外媒在2月17日报道称之为,标准化或正在退出除美国和中国以外的市场。

  对此,通用方面对此称:这一众说纷纭目前较为主观,有可能更多是外媒的预判而非当下可确定的事实,除了美国与中国,通用在墨西哥、南美洲(如巴西)、东亚(如日韩)、中东等地仍享有较小市场。通用方面告诉他:“的确,通用全球范围的业务正在变小,但标准化的战略并不是全球化,而是加强主营业务、提升盈利能力,投资引导未来上下班。这个战略很确切,退出部分市场只是战略下面的战术和举措的开展。虽然并不更容易,但这也指出了公司转型的决意和毅力。”

  事实上,一直以来,标准化都在积极“瘦身”,例如2009年出售土星品牌,2010年关闭悍马品牌、放弃庞蒂亚克品牌等等,但真正快速转型的契机,是在2015年10月1日。这一天,刚刚接任CEO一年多的玛丽・博拉宣布将在全球推行新的促增长措施,以进一步提高效率,为股东获取更大的投资价值。为此,通用开始两条腿走路:一边挤压业绩不好的品牌和市场,增强核心业务,另一边积极投资前沿科技,以期引领未来出行。

  随后,通用加快减负步伐,2015年将雪佛兰从欧洲市场撤出;2017年2月28日,标准化宣告将其通用东非公司的多数股权出售给日本合作伙伴五十铃公司;2017年初,通用以22亿欧元的价格将欧宝/沃豪公司及金融欧洲业务出售给法国PSA集团;2017年5月,通用宣告在年底前解散印度的销售市场,将当地生产的将转为出口,这样一来,预计标准化每年能缩减1亿美元成本。而在2018年5月1日,通用坐落于韩国的群山工厂正式关闭。

  不仅如此,2018年11月,标准化还计划重开设于北美等地的7工厂,同时削减滞销型生产。玛丽•博拉解释称她依然看好美国经济形势,裁员只是因为行业出现变革,而公司后的焦点和投资将放到电动的制造上。标准化方面也告诉:“为了进一步节约开支,有必要对北美的产品谱系和生产进行整合,毕竟轿在北美市场已经不是消费趋势。”


  总的来看,2015年10月前,通用公司及其合作伙伴的制造基地遍布全球30个国和地区,通用及其子公司、合资企业所售的产品涵盖雪佛兰、凯迪拉克、宝骏、别克、GMC、霍顿、和平、欧宝、沃豪和五菱品牌。现如今,虽然通用旗下品牌和运营市场都在快速洗牌,但成果也随显出。

  今年2月5日,标准化首席财务官迪维娅・苏雅德瓦拉(DhivyaSuryadevara)在一次报告中表示,与2018年比起,重组通用在中国以外的国际业务,需要提高约20亿美元的利润。预计到2020年底,公司全年调整后自由现金流将提升60亿美元,其中45亿美元来自严格控制成本,15亿美元来自减少资本开支。


挑战升级的中国市场

  毫无疑问,中国是通用最为重视的海外市场。2014年,中国月取代美国沦为通用全球第一大市场,2017年,通用及合资企业全年在华零售销量首次突破400万辆,创下历史纪录。对于中国市场,通用一直给予首肯,以至于在全球大幅裁员/关闭工厂际,其依然大举布局中国市场。

  然而通用在中国面对的竞争也在升级。2018年,标准化及合资企业全年在华销量约为364万辆,同比下滑10%,而在2019年的销量为309万辆,同比下降15%。此外,2019年通用在中国合资公司中的股权收益为11.32亿美元,同比下降了42.8%。

  通用方面将在华销量的下降归因于受到市场持续走弱、消费信心下降等宏观环境的影响,迪维娅・苏雅德瓦拉也回应,标准化对中国市场的长期前景依然持悲观态度,他们认为中国市场正日趋成熟,竞争的白热化与销量减缓都属于正常现象。为了大力应对挑战,通用将持续优化在中国市场的产品组合。

  不过,虽然挑战升级,但通用也看到了中国市场蕴含的巨大机会。一方面,中国市场对中高端产品的需求与标准化的转型路线契合,一直以来,标准化都在强化对SUV和奢华细分市场的投入。仅在2019年,通用就在华推出20多款型,其中包括多款中大型SUV。而豪华品牌凯迪拉克2019年在华销量21.3万辆,虽同比下滑6.8%,但却是通用在华销量下滑幅度大于的品牌。展望2020年,凯迪拉克计划挑战两位数的快速增长。


『凯迪拉克XT6』

  另一个契合处,则在于中国作为全球仅次于的电动市场,与通用忠诚的纯电动战略一致。例如,在中国持续发展的凯迪拉克品牌将沦为通用全球主导电气化的品牌;2019年4月,上标准化别克品牌的首款纯电动型VELITE6正式上市;而在刚刚过去的2月20日,上通用雪佛兰在中国市场的首款纯电动畅巡正式上市;此外上通用五菱方面,继宝骏E100、E200后,还将在今年发售宝骏E300。总,标准化计划到2020年在中国市场推出10款新能源,而到2023年,其在华新能源型总数将再翻一番。

  不过目前来看,靠电动赚钱仍是企普遍面临的众多挑战,而标准化已经做好了打一场持久战的准备。这也是为什么,通用不断重组国际业务,着眼于享有正确战略以提供强劲回报的市场,因为调整后的资源和资本都将投资在未来上下班领域。


押注显电动/自动驾驶的未来

  虽然名门传统制造业,但玛丽・博拉一直期望为底特律带来具备硅谷思维的人才,当然也还包括运营模式,而这很大程度上就在于对未来的前瞻和投资。在她显然:“科技的迅猛发展与消费需求的快速升级为交通行业带来多年未见的巨变契机。或许有些人会认为这个巨大的变革令人生畏,但是我们从中看见了机会并将抓住机遇、投身其中。”为了新的定义个人上下班方式的未来,通用探寻了多种未来交通解决方案,还包括电动化、自动驾驶、分享等等,而现阶段的最重要举措,也是期望实现公司长远的业务快速增长。

  除了已经提到的电动化,自动驾驶也是标准化极重视的领域。2016年初并购硅谷的自动驾驶公司Cruise时,这创业公司只有40人,到现在这公司已快速扩展到多达1500人规模,除了硅谷总部,其在西雅图也已正式成立办公室,并陆续接到了软银和本田的投资。2020年1月,标准化发售CruiseOrigin自动驾驶型,目前的发展重点则是无人驾驶技术大规模投放商业化应用。据悉,通用称2023年前将有22款型搭载SuperCruise。

  全文总结:从核心业务转型和投资未来等各个角度来看,标准化都期望最大化降低成本、实现收益,而通用一系列“瘦身”措施也是以此为出发点。可以看到,标准化大力推进自身从传统生产中脱离,向未来上下班公司转型,虽然面对诸多困难,但为了实现真正的变革,这的确是玛丽・博拉带领标准化要回头的路。(文/才丽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