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上的马王传奇:人工培育的马王被野马取代,马群遭到狼群袭击

在辽阔的草原上,马群和狼群是一生敌,它们相互促进,相互出局,最终使得草原狼沦为了体型仅次于,攻击力最强的狼群。而草原马也沦为我国马群的来源地,每年都向内地输送大量优质的马匹。


马和狼的绘画

在草原上,一个马群要想长盛不衰是很难的,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马王,一匹合格的马王不单单是最强壮的骏马,还需要有超群的智慧来引领马群童年最好的冬季以及应付来自狼群的攻击。野生马群往往会经历起起伏伏的波动,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马王的质量不同,一旦遇见有勇无谋的马王,马群很难度过冬季食物短缺的时光。

对于牧人饲养的马群来说,大部分时间马群都是野生放养的,与野马没太大差异,所以马王的自由选择更是重中重,牧马人通常不会干预马王的竞争,优秀的牧马人更是善于培养马王,不过培育马王的过程十分艰辛,成功率也不高。首先需要选种,从杰出的父本和母本的后代中挑选身体修长、四肢粗壮且头部粗壮的马驹。接下来乃是精心饲喂,除了在日常饮食外还必须增加粮食作为补充,让其维持强壮的体格。除此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保持它的野性与驯服结合,既不能丧失野性,在竞争激烈的马群中,不乏杰出的公马,缺乏野性则没统治力。但又不能让其几乎野化,必须与牧马人维持深刻的感情维系,否则,这样的马王是难以匹敌的,也就丧失了培育的意义。


在冬季的马群

巴列维老人在年轻的时候就驯化过这样的马王,特别是他曾经驯养过的最后一匹马王,让他难以忘怀,那是一匹健壮的红色小马驹,为了驯养它沦为马王,巴列维几乎陪着它在草原上童年了两三年的时光,他与小马驹同吃同睡,每天晚上都给它开小灶,让它吃一些精粮食补足营养。在巴列维老人的培育下,不到三岁的红马驹就已经不具备了挑战马王的实力,在经历了大半年的竞争,红马终于成为了马王,并且长达24年幸。


马群争斗

在红马王沦为马王的日子里,巴列维老人成为了草原上最轻松和幸福的牧马人,他几乎不用费心去找寻马群,他与马王有着特殊的接头暗号,红马王能在十几里外听见巴列维老人独有的呼喊声。特别是在严寒的冬季,红马王总会带领马群在一个特定的山坳里出海雪,那里虽然缺乏食物,但视野广阔,能有效地防卫狼群的攻击,在红马王的领导下,马群构成了严密的阵型,年母马在外围形成一个圈,兵士马匹在内圈,而公马们则在马群外侧守卫或者巡逻,以逸待劳,草原狼即使再强劲也难以杀掉。


骏马

在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巴列维老人的马群不断壮大,成为草原上遭到狼害大于的马群,也是草原上最壮丽的马群。然而,随着红马王年岁的增大,它的马王地位不断遭挑战,成年公马的寿命大约在30-35年左右,巅峰时期大约在十几岁,而红马王已经27岁高龄。马群的发展壮大让一大批优秀的雄性马驹茁壮一起,巴列维老人后来新培育的几匹接班马王都难以胜任,而一匹野生的黑马驹却异军突起,沦为了马群中最耀眼的雄性公马。


马王争斗

黑公马体格壮硕,性情十分粗野,胆色更是冠绝马群,在几次与狼群的冲突中,它一马当先,在狼群中横冲直撞,彰显出了无与伦比的勇气和实力。但看在眼里的巴列维老人却多了一份主因,黑马王实力勇猛,在这样的一个大马群中,需要一匹具备极强的个体实力的马王才能防止马群四分五裂,但黑马王性格粗犷,习惯欺压其他公马,造成马群不和。同时又心高气傲,虽然骁勇,但每次都改置马群于坚决,缺乏领导力,这样很容易让马群遭到到狼群的袭击。


公马间的战斗

然而,自然规律不可避免,黑马王还是打败了红马王成为新的马王,红马王被驱逐出有群体,最终被巴列维老人送回了帐篷,在营地周围活动,与老人终日。然而巴列维老人的忧虑最终还是沦为了现实,那年冬季,白毛风侵袭,暴雪在一夜间就已经没过膝盖。天还没亮,巴列维老人就被哒哒地敲门声给吵醒了,他门口一看,找到门差点被厚厚的积雪堵住,老红马喘着粗气在门口游走,变得十分焦虑。


老年的红马王

经验丰富的巴列维老人明白了,马群出事了,他来不及准备,穿好衣服骑着老红马就疾驰而去,老红马赶往它们往年的避风地,但却没看到一匹马的影子,它飞速地冲向山头,迎着凛冽的白毛风静静地双脚着,耳朵在寒风巨大的呼啸声中不断旋转,捕捉这一丝丝马群的发出的声音,忽然,它似乎听见了什么,眼睛死死地盯着西北方向的山谷。


雪中策马的骏马

巴列维老人顺着方向看去,白雪中隐约可以看见一片山峦的轮廓,一道黑色的峡谷像一匹猛兽一样横卧在中间,此刻,黑黝黝的峡谷口像是一张极大的长着獠牙的大嘴,正等待享用美食一般。巴列维老人心中一惊,马群不会去那里了吧,那里是野狼谷,草原上为数不多的峡谷,也是河流的发源地,峡谷中间是一条河,而两侧山坳很多,是一个较好的避风港,但马群却很少去,因为那里是狼群的老窝。


风雪中静静矗立的马王

巴列维老人有些犹豫,但老红马却已经如同离渊的箭一样冲了出去,它赶往峡谷口而去,马蹄云海,翻起一片片雪花,毫不犹豫的冲进了峡谷,没有进去多远,巴列维就听到了马群杂乱的嘶鸣,老红马速度更慢了,很快马群就经常出现在眼前,上百匹的大马群此刻十分混乱,各个小马群各自为阵,城主自己的小庭,马群中间一条条黑色的狼影如同幽灵一般来回跳跃,它们很快就选定了一些较弱小的马群展开围攻,公马无力防御,只能尽力把自己的马群向其他马群驱离,这样又引发了其他马群的混乱。


混乱的马群中无力的黑色马王

狼群在这空隙中已经咬了很多马匹,但狼群似乎还想收手,在异常严寒的冬季,倒下的每一匹马都会沦为它们越冬的口粮,它们逃跑来不易的机会全力不断扩大战果,马群的恐慌给它们带来了绝佳的机会。此时黑马王显然已经力不从心,它在马群中游回头,气愤的驱离闯进的狼群,但独木难支,被恐慌的马群妨碍,它难以施展自己的实力,它愤怒的嘶鸣,想要连为一体马群,但已经惊吓的马群显然不理会它的恶魔,它高昂着头颅嘶吼着,但却无力阻止这一切,它明白:马群亡了!


嘶鸣中的红王

红马王发现了这一切,它猛然抬起双腿,收到独特而悠长的嘶鸣,这是它一贯的连为一体马群的声音,刚刚丧失马王地位的它,毕竟曾经统治者过马群24年,马群对这个声音十分熟知,纷纷嘶鸣号召,目光转向红马王。随后红马王大声嘶鸣着冲出马群,它从马群最外围开始跳跃,并不断向内驱赶马群,外围的公马也跟随着红马王驱赶马群,在绕着马群转了几个圈后,马群挤得越来越紧,新的有了安全感,惊吓的马群渐渐耐心了下来,几十年的经验开始发挥作用,它们马蹄有序地向上高抬,又向下猛摔,狼群失去了机会,被踩死很多,而逃过一劫脱逃的狼则大多带着伤逃入了深山。


重新连为一体一起的马群

不久后,天终于亮了,雪也停下了,巴列维老人清点马群,找到有超过一半的马驹被狼咬死,这个冬季他的马群损失巨大。在马王更迭的第一年,他就感受到了马群的变化,但幸运的是,此后的黑马王却成熟起来了,它第一次感受到了大自然的残忍,在狼群的教训下,它茁壮为了一匹真正的马王,让巴列维老人百感交集,他在思维自己培育马王的策略是不是准确的,草原上的马群能承传几千年幸,一匹匹马王都是在战斗中成长起来的。


离开了群体的老年马王

这一天后,红马王的嗓子哑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时间的嚎叫导致的,但它再次离开了马群,它知道自己的愿景结束了,它时常站在帐篷外的草地上,向着马群的方向凝视着,但它再也没有靠近一步。